新浪财经讯 4月10日消息,博鳌亚洲论坛4月8日-4月11日在海南召开。远东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接受新浪财经专访时,展望未来新能源汽车的未来时,他预测,三五年内,智能汽车、无人驾驶汽车将遍及全球。

远东目前已经在布局新能源汽车。不久前的2017年2月18日,远东控股集团旗下远东智慧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与底特律电动汽车控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宜兴环保科技工业园发展总公司正式签约,在江苏宜兴合资组建帝特律电动汽车有限公司,进行电动汽车整车、零部件和相关技术的研发、制造、销售。

对于智能汽车的未来,蒋锡培的展望特别美好:“今后我们的汽车不光是地上跑,还要空中飞。”

在蒋锡培看来,智能汽车肯定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因为“无论是环境也好,能源也好,新的技术出来,特别是出于安全的考量,它能够无人驾驶,能源消耗更少等等,这都是美好的东西,是大家都希望的。所以这一定是一个方向和趋势,而且很多的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我相信在这两三年、三五年内,智能汽车、无人驾驶汽车会越来越多,遍及全球。”

目前,国内市场和舆论环境对无人驾驶技术仍然处于半信半疑的态度,尤其是对于无人驾驶汽车的应用、量产和商业化。三五年的时间就够了吗?蒋锡培认为,完全可以做到。

“其实相关的技术等等已经沉淀很多年了,你看无人飞机都已经多少年了,无人汽车有什么不可能的呢?”他笑称,它就是一个飞行器,而且是家家都能买得起的飞行器。而且它的体验度等等是很高的,安全系数也很高,比人自己驾驶更安全。同时,也减轻了公路的压力,高铁的压力等等,空间无限大,你就不用去建这么多高速公路、高速铁路等等。”他解释道。

如何在保证智能汽车质量的同时,把成本压下来?

蒋锡培认为,当产品尚未批量生产的时候,它的研发成本相对比较高,但是当它能够大规模、现代化地生产以后,成本立马就可以下来了。相信今后人人买得起,至少家家买得起。

按照家家都买得起的水平,他对一辆中等水平的无人驾驶汽车的预期售价是多少?

蒋锡培回答说:“如果是中高端的品牌,50万、100万、200万都可以买。便宜点的,10万、20万都可以买到。”(新浪财经 徐雯)

原标题:硕士生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事件曝光一周后,东北大学还在核查

4月4日,澎湃新闻()报道了东北大学2008届硕士毕业生孙勇学位论文涉嫌抄袭一事。

在此前的采访中,东北大学学术委员会曾在4月2日回复澎湃新闻:之前并未接到关于此事的正式举报,没有办法给出具体的处理结果。如果接收到关于学术不端、学术抄袭的正式举报,会受理调查。

距上一番致电已逾9日,澎湃新闻4月10日下午再次致电东北大学学术委员会办公室了解调查进展。办公室一名刘姓工作人员表示,校方还在核查中。

孙勇论文封面孙勇论文封面

据澎湃新闻早前报道,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专业2008届硕士毕业生孙勇的硕士学位论文《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优化设计与仿真分析》(以下简称“孙勇论文”)与上海交通大学车辆工程专业2006届硕士毕业生李必红的硕士学位论文《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的结构设计与优化》(以下简称“李必红论文”)存在大面积雷同的情况。

李必红论文封面李必红论文封面

李必红论文完成于2006年2月,孙勇论文的完成时间是2008年1月。从时间上看,孙勇论文比李必红论文完成时间晚了近两年。

澎湃新闻比对两篇论文后发现,两篇论文的研究对象都是真空吸尘车气路系统。虽然两篇论文的结构设计有所不同,但正文的部分内容高度相似,多个段落几乎一字不差,参考文献部分也有近八成的条目完全一致。

4月2日下午,澎湃新闻先后联系了东北大学学术委员会和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学院科研办公室,两机构的工作人员均表示对此事尚不知情,暂时无法给出具体的回复。

随后,澎湃新闻又联系到孙勇论文的指导教师、东北大学机械工程与自动化学院教授杨英。“就按正常的(举报)渠道走吧。”杨英说道。

澎湃新闻注意到,近年来,国内高校频现论文抄袭事件,在抄袭事件曝光后,涉事高校进行调查、通报处理结果的速度大都十分迅速。

譬如,2016年1月24日,澎湃新闻报道了《山东大学一硕士论文疑似大面积抄袭,连文末“致谢”都不放过》一事。

4天后,山东大学官方微信发布消息称,撤销涉嫌抄袭学生硕士学位,并取消导师研究生指导资格。

再如,2016年3月17日、18日两天内,澎湃新闻连续报道了吉林大学两起硕士学位论文涉嫌抄袭,5天后,吉林大学方面给澎湃新闻发来关于上述两起论文抄袭事件的处理结果,即确认违反学术规范行为事实成立;撤销涉嫌抄袭毕业生学位;对相关教师按照有关规定给予相应处理。

原标题:抖音上线反沉迷系统:单日累计使用2小时,系统自动锁定

抖音短视频会让人中毒?现在一旦你单日使用时长累计达到2小时,它会进行“强打断”。

4月10日,今日头条旗下短视频平台抖音表示,本周内,抖音正式上线反沉迷系统。

据介绍,第一期上线的反沉迷系统,主要包括两部分:一是时间提示功能,当用户连续使用90分钟后,正在播放的短视频上会出现一行文字,提醒用户注意时间;二是时间锁功能,由用户设定密码开启,一旦单日使用时长累计达到2小时,系统将自动锁定,用户需要重新输入密码才能继续使用。

抖音产品负责人王晓蔚告诉澎湃新闻记者,团队注意到少量用户使用时间过长而忽略了日常生活的潜在问题,“抖音深受年轻用户的喜欢,但我们也意识到,未成年人可能因为缺乏自制力,不合理分配娱乐时间,影响学习和生活,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王晓蔚此前透露,抖音用户整体比较年轻。

抖音方面表示,反沉迷系统主要针对使用抖音时间过长的用户包括未成年人用户准备,基于用户单次使用时长或累计使用时长,对用户进行相应提醒、强打断等警示,帮助用户注意使用时间,实现防止其沉迷短视频的目的。成年人用户可以通过反沉迷系统来实现自我管理,未成年人家长可以通过反沉迷系统帮助未成年人用户管理时间。

王晓蔚表示,目前这一系统还在初级阶段,后续还将根据实际运行情况,考虑对具体提示时间进行调整,新增包括强插提示视频在内的其他反沉迷提示方式,并考虑让用户自主设定时间锁的触发时长。

据悉,安卓最新版本已经全量发布,苹果版本还在发布过程中。

4月2日,抖音还上线了风险提示系统,对潜在有风险、高难度动作的视频内容,进行标注提示,防止用户盲目模仿。此前有报道称,武汉一名爸爸学抖音挑战高难度,失手致两岁女儿脊髓严重受损。

在意大利大索萨山底,在美国南达科他州的废弃金矿下,在中国四川锦屏山地下隧道里,数以吨计的液氙一直在等待与暗物质粒子进行一次“电光石火”的碰撞。但近几年来相关实验进展依旧沉寂,科学家们开始更多地考虑另一种可能性:如果暗物质粒子质量更小,相互作用更弱,无法通过碰撞探测到呢?

北京时间4月9日晚间,美国能源部费米国家实验室和华盛顿大学发表在《物理评论快报》上的一篇论文宣布,其联合运作的轴子暗物质实验(ADME)在国际上首次达到了探测暗物质理论预测模型轴子(axion)的精度要求。

《物理评论快报》是物理领域的国际顶级期刊。2016年引力波成功探测的成果,正是发表在该期刊上。

这意味着人类为捕捉暗物质粒子开辟了新的战场。目前,这个位于西雅图的实验装置公布了首批探测结果,为轴子可能隐藏的区间做出了更精确的限定。在未来几年,科学家们将启动大规模的搜寻。

“这个结果标志着我们真正启动对了对轴子的猎捕”,实验运行主管Andrew Sonnenschein表示,“如果暗物质轴子在我们搜寻的频率区间内,那找到它只是时间问题。”

实验首席科学家Leslie Rosenberg也充满信心:“技术足够了。我们不再需要奇迹了,我们只需要时间。”

看不见但感受得到的暗物质

尽管暗物质粒子参与电磁相互作用,无法被“看”到,但它们的存在切切实实地影响到了可见物质的运动,从星系到宇宙学尺度上的观测均可验证。

比如,我们所在的太阳系围绕银河系中心旋转的实际速度,明显快于基于牛顿引力定律的计算结果。这意味着,银河系中存在大量不可见的神秘物质提供了额外的引力。若非如此,太阳系早该被“甩”出去才是。

从1980年代开始,暗物质开始为主流学界所承认。暗物质粒子能产生引力,不参与电磁相互作用,这是人类对这种神秘物质的全部认知。针对更进一步的细节,科学家们提出了不同的理论预测模型,其中弱相互作用大质量粒子(WIMP)和轴子(axion)是最为主流的两种。

WIMP假设暗物质粒子参与引力和弱核力,质量相对较大。根据计算预测,每分每秒都有无数暗物质粒子穿透地球,因此,文章开头所说的几个地下WIMPs探测实验,即欧洲XENON实验、美国LUX实验和上海交通大学PandaX实验,均采用了守株待兔的策略进行直接探测。一旦WIMPs与数吨液氙原子中的一个发生了碰撞,其冲能就会转化为光电信号,被探测器中灵敏的光电管记录下来。实验室设立在千米深的地下,是为了更好地屏蔽外界的噪音。

锦屏地下实验室 四川日报 图锦屏地下实验室 四川日报 图

轴子则是在斯坦福大学物理学家Helen Quinn和Roberto Peccei的工作基础上衍生出来的假设。现任上海交通大学李政道研究所所长、2004年诺奖得主Frank Wilczek在1980年代以一种洗涤剂的名字axion命名了这种暗物质粒子的候选人,因为它可能“洗涤”人类对时间可逆性的认知。

轴子的质量非常小,可能只有电子质量的万亿分之一,相互作用也更弱,无法像WIMP那样通过碰撞探测到。不过,在强磁场下,轴子会转化为光子。光子信号被谐振腔增强后,就能被探测器“听”到。

又黑又冷的收音机

“你就想象成一个收音机吧,”ADMX实验发言人Cray Rybka表示,“我们造了个收音机来寻找一个不知道频率的电台,慢慢地边听边调频。如果频率调对了,我们就能听到。”

这台“收音机”需要造得又黑又冷,才能“听”到轴子转化成的光子。早在上个世纪,ADMX的初代探测器就已建成,但无法摆脱来自热辐射和机器自身电子器件的噪音。

降低热辐射干扰比较简单:将探测器降温至0.1开尔文(零下273.05摄氏度)左右。消除机器自身的电子器件噪音就麻烦得多。直到探测器最近用上了超导量子放大器,精度才真正达标了。

 ADMX谐振腔 ADMX项目网 图 ADMX谐振腔 ADMX项目网 图

“配置传统半导体放大器的初代实验,可能需要数百年的时间才能扫完轴子可能的质量区间。用上超导探测器后,我们扫完这些区间仅需数年。”ADMX实验发言人另一发言人Gianpaolo Carosi表示。

开辟新的战场

WIMP模型多年来一直是人类追捕暗物质最受青睐的方向。它能很好地解释宇宙的演化和暗物质的大量存在。此外,WIMP的属性完美吻合了一度极富吸引力的超对称理论。

国际上WIMP探测器的规模不断升级、灵敏度也不断提高,但千米深的地底下始终未传来佳音。2017年10月,欧洲XENON和中国PandaX在同期《物理评论快报》上发表了最新结果,依然没有带来决定性的证据。

沮丧的气氛开始蔓延。“不是说要从WIMP模型全线撤退,但确实该转移重心了。”费米实验室的物理学家Dan Hooper当时评价道。

这次ADME探测器的全新升级,或许是轴子模型“转正”路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目前,中国的锦屏地下实验室里有两支暗物质探测团队,一支来自清华大华,一支来自上海交通大学。他们锁定的目标均为WIMP,不过在探测过程中,也能为轴子模型提出一些限制。

除了直接探测之外,科学家们还寄希望于间接探测暗物质。即暗物质本身虽不可见,但它们可能会像正常粒子一样衰变或湮灭,产生可见的物质,从而留下痕迹。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费米空间望远镜、国际空间站中由丁肇中领导的阿尔法磁谱仪、中国科学院的“悟空”号卫星,就在太空中追踪暗物质湮灭的魅影。欧洲核子中心著名的大型强子对撞机(LHC)也在寻找类似的线索。

“悟空”号卫星“悟空”号卫星

宇宙中将近85%的物质都是暗物质。在揭晓它的庐山真面目之前,人类对宇宙的根本性认识恐怕很难再进一步。

原标题:看到儿子在电网干这活,妈妈命令他立即辞职!

提起超、特高压输电线路,大家第一时间都会想起跨越群山、承载数十万、上百万伏电压的银线。但有这么一群人,他们的日常就是脚踏高压输电线,穿梭在百米高空。而我,就是他们中的一员。

一张照片吓坏了妈妈

看到照片里哭喊的人了吗?没错,那就是我!4年来,这张照片一直都是我最想销毁的照片……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检修工作那天拍的。那时,当我松开紧握导线的双手,正准备开始工作时,突然脚下一空,从导线上滑了下去。我只感觉整个人失去重心,大脑一片空白,直到从腰间传来拉扯感我才意识到:我被安全带挂住了。还没来得及体验那一刻梦幻般的恐惧,我就被自己撕心裂肺的呼救声拉回了现实。 

地面监护的师傅立刻用牵引绳把哭喊着的我放到地面上。在快要落地时,一旁的同事为我拍下这张珍贵的照片。  

返程的路上,我呆呆地盯着这张照片,鬼使神差地把它发到了朋友圈。片刻后,我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她在电话那头歇斯底里地、带着哭腔命令我:“别干了!辞职,立刻辞职!”我突然意识到,我让妈妈担心了。

思考了很久,劝说妈妈

从小我就害怕登高,妈妈也一直呵护着我。而现在,我居然让她看到,我被一根绳挂在了百米高空,她得多着急啊!

那一天晚上,我辗转反侧,彻夜难眠。我的工作就是在百米高空的银线上。飞翔,是鸟儿对天空的向往,而我也有对天空的向往。可是不松开紧抓导线的双手,怎么在线路上工作?我虽然是“菜鸟”,但“菜鸟”也是鸟,是鸟就得飞!躺在床上,我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松开双手,张开翅膀,真正开始翱翔。

第二天,同一条线路、同一基铁塔、同一个间隔棒,铁塔银线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芒。我松开双手,开始工作,就像不远处扇动着翅膀在风中嬉戏的鸟儿。

从那天起,我在白云深处、铁塔之巅,拍下一张张美丽的照片,制成一本精美的相册送给妈妈,把心里的千言万语汇成相册里唯一的一句话:“妈妈,天空很美,我想带您去看看不一样的风景。”

一路火花带闪电

我成了供电老司机

从2015年6月完成个人首次500千伏等电位作业后,我线上带电作业就一直没有再遇到什么惊险。正当我认为自己即将从“小菜鸟”变成“老司机”时,现实兜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

2017年8月,500千伏板陈二线16号塔发现严重缺陷,需立即带电处理,我作为1号电工进入电场消除缺陷。但就当我触碰到故障点的瞬间,竟然发生放电现象!

我顿时惊慌失措,心中被恐惧挤满,声嘶力竭地吼叫着:“1号电工要求脱离电场,1号电工要求脱离电场!”

事后,我们与技术部门对放电事件进行了全面剖析,初步判断原因是由于四分裂导线中四根子导线之间存在较大电位差导致,属于发生概率比较小的正常现象。鉴于导线压接部分温度异常是此次作业要消除的目标缺陷,我们经过充分论证,决定采用短接四根子导线的方式处理隐患。

第二天,当全班列队,站在线下时,班长准备让师兄替我完成作业,我拒绝了。

班长说:“你……不害怕?”

我说:“怕,但是怕也得我去!只有我才知道昨天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们的方案是否可行。”

进入电场前,我不断鼓励自己:走线不危险吗?带电作业不危险吗?可这些之前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不都被我蹚平了吗?

在踏上导线的那一刹那,心中所有的顾虑和心思都消失得无影无踪。我平静地走到故障点,按照预定方案短接子导线后,顺利完成了消缺作业。

我叫马菲峰,是重庆电力检修公司的一名输电线路带电作业工。到现在,我已经带电“飞行”四年多了。风雨的洗礼,让飞翔的翅膀越发坚韧。我还是一只“菜鸟”,但我仍然向往蓝天。我相信,我终会成长为搏击长空的雄鹰!

战胜了自己,蓝天触手可及!

为马菲峰点赞!

来源:电网头条(ID:sgcctop),整理:宋伟杰、王一凡

 

拉菲2 拉菲2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拉菲2 万达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东森平台 拉菲2 拉菲2 1号站 东森平台 娱乐天地 万达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拉菲2 拉菲娱乐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娱乐天地 拉菲2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1号站 凤凰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娱乐天地 1号站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2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万达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万达平台 拉菲娱乐 东森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万达娱乐 拉菲娱乐 拉菲2 娱乐天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 华宇平台
1号站 1号站 1号站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拉菲2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平台 万达娱乐 万达娱乐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东森平台 杏彩平台 杏彩娱乐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平台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凤凰娱乐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娱乐天地 世爵平台 世爵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平台 华宇娱乐 华宇娱乐